泰北孤軍—專訪張德寧先生

如果不是一個來港打工的泰國朋友告訴我她每年都會籌款、捐物資到泰北山區接濟來自中國的難民,我便不會看到柏楊先生所寫的《異域》、《金三角‧荒城》,以及由他策劃,汪詠黛執筆的《重返異域》,更不可能到泰北美斯樂親身拜訪張德寧先生。

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部份國民黨的部隊經緬甸退到泰國北部,當時還不到20歲的張老先生便是在部隊中當通訊兵。很多人稱這些部隊為「孤軍」,他們大都來自雲南,此外,隨部隊走難到泰北的還有一些平民,少數民族和一些在原本在緬甸生活的華人。他們最終沒有隨部隊撤台的原因,有的是因為(暗示的)命令,希望有一天可以反攻大陸;有的認為大陸才是他們故鄉,從來沒有到過台灣,擔心應付不了生活。

「求生存。」是今年已經81歲的張老先生時常掛在囗邊的一句說話。他們一代人生活的艱苦,並不是我們生於安逸的這一代可以想像。張老先生憶述當年穿過叢林作戰,到達泰北的經過,「為了避免給敵人發現,我們要一邊行軍,一邊煮飯;家眷邊走難邊生小孩。行軍的日子任何不可能想像的事都會發生,疾病,老虎...」。那個時代,死亡比生存容易得多。

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接受外國的軍人帶著武器在自己的國土生活,一班孤軍退到泰北的美斯樂以血汗換取居留權,部份「孤軍」和他們的後代因為在一九七○至一九七五年期間與泰國軍隊征剿泰共而獲得泰國籍, 一班軍人解甲歸田,放下槍枝,拿起鋤頭,將美斯樂的山區變成今日一片片的茶園、果園,對比美斯樂今昔的照片,實在很難不佩服一班孤軍的能耐。

然而跟張老先生言談間最唏噓的是,一班孤軍和他們的後裔當中仍然有不少存在著國籍、生活的問題,尤其是張老先生告訴我們他們這班「所剩無幾」,仍然在生的「孤軍」現在主要是靠泰國政府的老人津貼生活(60歲每月600銖;70歲每月700銖;80歲每月800銖)(600泰銖約港幣$150)。

自泰北回來差不多半年還沒有開始寫這篇記錄,因為一看再看柏楊先生令人動容的文章,實在覺得自己非常渺小,沒有柏楊的文采,但知道跟柏楊先生一樣的就是當你聽過孤軍的故事,了解到這個地方、這段歷史,你便不再可能忘記。深深覺得這一種緣份讓我跟他們連繫起來,希望可以以後輩的身份盡一點綿力。我們正計劃在今年的年底或來年初再到美斯樂探訪,將籌集到的資金和物資,直接送到他們的手上,因為他們曾經表示對他們最好的協助模式是不經中介,直接將東西送到他們的手中。有興趣在不同方面了解和幫忙的朋友可電郵到:culturaloutings@gmail.com。

補充:美斯樂和附近的山區其實是一個傳奇一樣的地方,在小小的幾個山頭,不單可以了解到國共內戰的歷史,附近的滿星疊也曾是昆沙(張奇夫),這個被國際社會稱為一代毒梟的根據地。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