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低調但不保守—瑣羅亞斯德教(很多人稱「拜火教」)的祭司Ervard Homyar

剛過去的10月12日(星期六)是麼地爵士(Sir Hormusjee Naorojee Mody) 的冥壽,麼地爵士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是尖沙咀的麼地道,再者可能就是他是香港大學的創辦人之一,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麼地爵士其實是一個巴斯人,也就是瑣羅亞斯德教(下稱「瑣教」)的教徒。因為跟瑣教祭司Ervad Homyar (Ervad就是祭司/牧師的意思)份屬好友的關係,所以參與了他們一年一度向香港大學本部大樓麼地像獻花,簡單而隆重的儀式,紀念他為香港作出的貢獻,也紀念他將巴斯人樂善好施的傳統發揚光大。

未接觸過巴斯人或者瑣教的朋友通常都會覺得巴斯人或者瑣教很神秘,筆者也不例外。記得兩年前第一次到訪瑣教禮拜堂時那份戰戰兢兢的心情,深怕冒犯嚴肅的祭司。出乎意料的是,步出電梯,面前祭司親切優雅,用流利的英文向我介紹瑣教和巴斯人的文化,他就是Ervad Homyar。這兩年,不論我們是帶老人家還是學生參觀他們的禮拜堂和巴斯墳場,他總是熱情的和大家分享,又解答大家的疑問。不只一次參加者跟我們說:「在銅鑼灣住了(或者工作了)這麼多年,我居然不知道附近就是瑣教的的禮拜堂!」

香港現時大約有230名巴斯人,他們的關係密切,不時聚會。經過兩年的接觸,每當Ervad Homyar的妻子和女兒來港的時候,我們總會聚一聚,加上有時候和其他巴斯朋友的接觸,對他們的印象是傳統低調但不保守。瑣教是世界上最早的宗教之一,起源於波斯(現在的伊朗),後來為了逃避伊斯蘭的入侵,部份的巴斯人便逃難到印度的西岸。在這裡有一個有趣的故事;當巴斯人請求當時的印度皇帝讓他們定居,印度的皇帝就給他們一隻已經滿載牛奶的杯,寓意他們的人口已經非常多,讓巴斯人定居就像在已滿的杯再加奶,後果就是牛奶會溢出,聰明的大祭司於是將糖溶於奶中,告訴皇帝巴斯人就像糖一樣,他們的定居不單不會加重印度的負擔,卻可令這個地方更美好,於是皇帝便讓他們定居下來。瑣教是一個父系的社會,而且不會向傳教,教義不算複雜,基本上就是「說好話,存好心,做好事」(Good Thoughts, Good Words and Good Deeds),飲食也沒有甚麼限制,適可而止就可以。在巴斯墓場走一轉,你會發現很多的巴斯人都相當長壽呢!

瑣教並不是「拜火」,火也不是神,只是他們與神溝通的媒介,他們認為所有大自然的原素(包括水、土、空氣等)都是神聖的。像所有的宗教一樣,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也有一些儀式,一些比較特別的包括:

Navjote:「新生」的意思,雖然巴斯人的身份是由父系代代相傳,但也有入教的儀式,一個父親/父母是巴斯人的小朋友通常在六歲後,青春期前進行Navjote的儀式,正式入教。祭司會教他們一些禱文,穿上一件白式貼身的衣服(sudra),並繫上一條白色的繩(kusti)。當然之後就是大宴親朋。

喪葬儀式:傳統上瑣教的葬禮是以天葬進行的,但是由於禿鷹數目的下降,現在只在印度的部份地方進行,他們不會進行火葬,所以在香港,他們會選擇用土葬。雖然在香港他們不能凡事用最傳統的儀式(例如在傳統的喪禮,他們會先以公牛的尿清洗遺體),但他們仍盡量保留一些傳統,例如在喪禮開始的時候,他們會帶一隻狗到遺體的旁邊。因為在古時醫學未發達的時候,人們便利用狗隻的第六感確定先人是否已經過身。當然現在醫學昌明,但是他們仍然在儀式上保留了這個做法。瑣教並沒有輪迴的觀念,他們相信多做好事的人死後會上天堂,作惡的人則會掉進地獄。

雖然巴斯社群的人數很少而且低調,但是只要細心留意,不難發現他們在香港發展史上的足跡,跟巴斯社群的接觸,讓筆者深切的體會到有些時候,我們覺得一些事情神秘,甚至覺得有點害怕,很多時只是我們的不了解和想像。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