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愛大作戰 – 巴基斯坦少女在香港的婚姻

雖然一直都知道巴基斯坦的主流社會是由長輩安排婚姻,然而對於少數族裔如何在香港這個祟尚自由戀愛的社會,維持這種婚姻模式還是所知甚少。因為過去兩年的接觸,認識了從巴基斯坦來了香港7、8年的Auntie Arjumand 和她20多歲的女兒Jasmine。趁Jasmine於剛過去的4月結婚,筆者便乘機追蹤一下她在香港的愛情故事。

Auntie Arjumand跟新郎的母親是在去年一個巴基斯坦婦女的聚會上認識的,有一次Auntie Arjumand帶同Jasmine出席聚會,新郎的母親一看見Jasmine便十分喜歡,立即告訴當時仍在英國讀書的兒子(Asif),又向朋友打聽Jasmine是否已訂婚,過了不久便向Auntie Arjumand提親。

Auntie Arjumand通過朋友了解Asif,又跟丈夫、Jasmine和兒子(Jasmine的弟弟)商量,因為Jasmine覺得沒有問題,於是他們一家人便用skype跟Asif的母親、Asif互相瞭解一下。因為Jasmine和Asif都很害羞的關係,所以他們的第一次skype基本上沒有很多的交談。意料之外的是,視象會議結束之後,Auntie Arjumand問Jasmine是否喜歡Asif的時候,Jasmine居然肯定地回答:「當然。」。之後的幾個月,他們也是通過skype溝通、互相了解,兩家人也開始籌備婚禮。

Jasmine告訴我真主會指引她的父母為她選擇她的丈夫,她說:「無論任何一個角度我都喜歡他,我知道他也是一樣。」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就是在沙田婚姻註冊處註冊當天。Jasmine說:「那天我十分興奮,因為他跟我想像的一樣。婚禮後得到母親的批准,我跟他四處遊玩,真的很開心。」

雖然整個婚禮要在明年2月在巴基斯坦大宴親朋後才算完滿,但因為他們一家在港也有很多朋友,所以她們也在巴基斯坦會宴請了300名朋友,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巴基斯坦人的婚禮。為了隆重其事,我更向巴基斯坦的朋友借了一套他們的民族服裝。Jasmine之後不斷的告訴我她很高興我們穿著她們的服裝出席,因為這體現了對他們文化的尊重和欣賞。婚禮基本上和香港式的婚禮沒有甚麼分別,也是宣誓,不停的拍照,唯一的分別是無論在婚禮的時候,或者結婚照片,我發現他們都沒有甚麼笑容。我問Auntie Arjumand和Jasmine為甚麼他們婚禮的時候都「黑口黑面」?(甚至是Auntie Arjumand自己的結婚照也是這樣)她們便告訴我這是因為結婚象徵著一些新的責任,新娘子要適應在夫家的生活,新郎又可能擔心妻子能否跟家人融洽相處,所以表情都比較嚴肅。對於他們,婚姻是他們學習跟配偶及家人相處的開始。

我問Jasmine她對婚禮的感覺如何?她直言覺得婚禮不夠完美,因為她希望所有的親友也可以出席,所以她非常期待在巴基斯坦的婚宴。對於婚姻,Jasmine充滿憧憬:「我覺得很快樂,我的願望都實現了。」我問Jasmine婚後是不是就不可外出工作,要做全職家庭主婦(因為巴基斯坦婦女在港的就業率是所有少數族裔中最低的)?她說她可以自行決定是否繼續工作,而Asif亦會幫忙做家務,因為Asif在英國生活期間也是自己照顧自己,又曾在快餐店做兼職,所以對於清潔打掃絕不陌生,但是照顧家庭是她最重要的責任。

由長輩安排的婚姻模式不一定代表完全沒有浪漫愛情的成份,只是在這種婚姻的模式下,家庭和家族參與所佔的比重比自由戀愛的婚姻高。其實無論是我們主流的自由戀愛,或是巴基斯坦的「父母之名,媒妁之言」,在自身的文化框架下,我們很多時會覺得一些有關戀愛和婚姻的想法就是是理所當然的﹝例如幾多歲要找白馬王子結婚、生仔、買樓,又或者燭光晚餐就是浪漫等等﹞,但其實本來戀愛和婚姻只是文化的產物,沒有既定的方程式,我們可以再思考、談判和選擇。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